我們終于有了一款屬于自己的軟件。這個軟件是在A股做交易用的,叫《交易手》,團隊的伙伴也把它叫《股民老張交易手》。

  我從事投教多年,推出過自己的課程體系,也研究使用過很多種技術分析軟件。我不但自己做交易,還每天在直播平臺上與投資者交流互動,直播早盤的實盤解盤。對于投資者的需求,可以說是了如指掌。

  這款軟件,不是做技術分析的,這與你知道的大智慧,通達信,飛狐,東方財富等軟件不同。那些軟件太龐大,我們玩不來。

  交易手軟件,是用來完成下單的,是用于交易的軟件。

  2013年夏天,我們家到意大利旅游。心系市場,就要凌晨爬起來看盤。起初有時差的時候,還可以接受,到后來就苦不堪言無法忍受了。如果有一個軟件,可以將我的交易計劃輸入進去,然后就能幫我執行,那就完美了。

  或許有的券商,已經可以支持盤后下單了。是的,但這僅僅是最簡單的買入賣出計劃,比如,漲到某個價位賣出,跌到某個價位買入。但我的計劃,往往要復雜一些,比如,漲過某個價位再買,跌破某個位置就要止損賣出。再比如,踩到某條均線買入,跌破某條均線止損。

  更有長線一些的牛股,需要將一條指令長期執行下去,比如,跌破30日均線止損出局,或是MACD死叉賣出。這個條件,可能幾個星期,甚至幾個月都不會發生。而每天設置一遍交易條件,也太麻煩。

  編制一個軟件,把簡單的交易思路,可以直接寫在軟件里,然后就能指揮券商的交易軟件完成下單交易了。這就相當于請電腦幫我盯盤,我的時間就省出來了。

  如果我有更復雜豐富的交易思路模型,可以寫在那些專業的技術分析軟件平臺上,然后,連接到這個軟件,給券商的下單軟件傳遞交易指令,這樣,就實現了全自動的下單交易。這就讓大智慧、通達信等軟件的編程者,可以完成全自動量化交易。

  回國之后,將這套思路,與我的合作伙伴王總做了交流。他也是交易模型的編程高手,用量化模型做期指和期貨交易多年,一直苦于沒有通道,無法在證券上做程序化交易。聽到這個思路之后,立刻贊同。

  幸運的是,我們還遇到了一位極有才華的編寫軟件的高手。于是,團隊搭建起來,交易手軟件終于應運而生了。

  中間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,充滿艱難。隨著開發的進行,我們對軟件功能的要求也越來越多,越來越高,各種模型戰法的思路出臺,倒逼著軟件為實現功能一次又一次升級。

  現在,交易手軟件已經臻于完善。對上游,它可以對接大智慧,通達信,飛狐,東方財富,操盤手,TB等多家不同語言系統的技術分析平臺。對下游,它可以對接國內排名前50家的大券商的交易軟件。手機版也指日可待。

  交易手是個工具,也可以理解為,是一個賬戶管家,或是你雇傭的一位電腦交易員。它可以把你從盯盤中解放出來。這對于工作忙碌的上班族、企業管理者非常有用;對于經常在出差途中飛來飛去的出差族也是個福音;對于既想參與交易,又想游山玩水的玩家,也是兩全其美的法寶;對于擅長于編寫模型的交易者而言,它可以將你的模型,變成可自動下單操作的真正的量化交易系統。

  它可以嚴格執行你的交易指令,不會臨陣改變主意。他讓你快速糾正那些交易中的人性弱點。它敦促你制定交易計劃,設置好止損的底線,一旦股災來臨,可以第一時間離場。

  它的問世,還會帶來交易方法的革命。一些新的戰法,會因為新的工具問世而產生。就像馬鐙的發明,催生了騎兵;火器淘汰了冷兵器,飛機坦克軍艦的發明,改變了戰爭的模式。蒸汽機、電動機的出現,帶來了工業革命。

  新的交易方法,會在新的工具出現之后,不斷衍生出來。

  交易手的誕生,注定會帶來一場交易方式的革命,況且是在人工智能爆發的時代。交易手軟件,也值得你花些時間做進一步的了解。